村民聯名請願信。
  今年5月11日中午,成都邛崍村民77歲的黃茂生,在遭到兒子黃勇軍打罵後,突然用水果刀刺向對方。黃勇軍被送到醫院因失血過多死亡。當地村民200餘人集體簽名為黃茂生請願,希望法院輕判。
  11月20日,邛崍法院在經過反覆考量後,依法做出了判決,被告人黃茂生因犯故意傷害罪,一審判決有期徒刑三年緩期四年執行。聽著審判長宣讀判決書,77歲的老漢黃茂生臉部並無表情,十分的平靜。他心裡明白,用刀殺害了兒子黃勇軍,就應該受到法律懲罰;可他似乎又得到瞭解脫,再也不用忍受兒子長期以來的辱罵和毆打了……
  【案情】
  被扇兩耳光老父怒殺逆子
  聽著審判結果,黃茂生的記憶回到了事發當天。那是今年5月11日中午,兒子黃勇軍酒後回到邛崍市冉義鎮斜江村的家中,看到桌子上只有一碗白飯,和一瓶老乾媽,埋怨黃茂生沒給他做飯吃。黃茂生解釋,因為想到兒子經常在外面吃飯,所以中午自己就用這些吃食對付過去了。沒想到兒子將擺在桌上的碗筷推地上摔爛,不讓他吃飯,又扇了他兩耳光。他生氣不過,就上前和兒子理論,誰知兒子又想打他,這次他埋頭躲過了。當黃勇軍準備再次出手時,黃茂生腦殼一片空白,不由自主地拿出褲包內的水果刀刺向黃勇軍,因失血過多,當天12點左右,黃勇軍被宣告死亡。
  200村民簽名請願寬大處理
  在昨日的法庭上,村民李先生和不少村民一起自發地來到了法庭旁聽。他們都想知道法院的最終判決。
  “我們是集體簽名為老黃請願了的,我們覺得老黃太可憐了,兒子不孝,自己又背了殺人的罪名,都是無奈啊。”李先生說。在邛崍法院,記者看到了這一份聯名請願書,上面寫道:黃勇軍長期打罵、虐待他父親黃茂生,民憤極大,死有餘辜。黃茂生刺殺兒子實屬無奈,請求寬大處理。記者數了一下,村民簽名和紅紅的手印,填滿了兩張紙,足足有200多個。在村民們看來,黃茂生刺殺兒子實屬無奈。
  村民王小元說,黃茂生為人和善,與街坊鄰居關係很好,他今年77歲了,還開著一個茶鋪,每天掙幾塊錢。一個月都掙不到100塊錢,村裡給他辦了低保,每個月能領到170元錢。“他多好的,平時路過時,都給我們打招呼,還邀請我們到他家裡坐坐,喝喝茶。”
  宣判緩刑大兒子跪哭庭上
  11月20日法院對此案進行公開判決,旁聽席上坐滿了前來旁聽的村民和人大代表。黃茂生的大兒子黃勇奎也來到了法庭,他坐在旁聽席的第一排。開庭前,他還主動向記者說起弟弟黃勇軍的種種不是:他總是到外面喝酒,醉酒後經常打老婆、打兒子、打我父親,雖然是兄弟,但他跟我們的關係都不好,村裡的人也很討厭他。
  77歲的老漢黃茂生戴著黑色絨帽、身穿著褐白相間的毛衣,在兩位法警的攙扶下,被帶到了審判法庭。他身材瘦削、額骨突出,但看起來精神矍鑠。見到父親後,黃勇奎的眼睛突然紅了起來,小聲地抽泣起來。
  “法院判決如下:被告人黃茂生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當審判長宣讀完判決書後,黃勇奎撲通一下跪在了父親的面前,嚎啕大哭起來:“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而此時的黃茂生,臉部表情十分平靜。
  黃茂生說:“在看守所這幾天過的日子是這一輩子過得最好的,天冷了有衣服穿,生病了有醫生看,還有藥吃,最重要的是,沒有了兒子的打罵。”
  一張被家庭命案定格的“父子圖”
  >>>二兒子黃勇軍 被受虐的老父義憤之下刺死>>>大兒子黃勇奎 庭上哭跪在父親面前,“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老父親黃茂生 宣判時十分平靜,“在看守所這幾天過的日子是這一輩子過得最好的,天冷了有衣服穿,生病了有醫生看,還有藥吃,最重要的是,沒有了兒子的打罵。”
  【內情】
  這是一個反覆考量的判決
  在法院判決後,陪審員劉貴榮說起了這次緩刑判決出台的過程。
  最初接到這個案子時,他本能地同情黃茂生。中國自古是崇尚孝德,黃勇軍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行為,到道德層面上是不可原諒的。“我當時向合議庭提出緩刑。”然而,面對著法理,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這樣板上釘釘的事實,確實嚴重違反了國家的法律。
  而黃茂生今年已經77周歲,已年滿75周年,在法律層面上應該減輕處罰。“這一起案子從合議到最終判決,包括邛崍法院副院長、審判長、主審法官等近10人,在一起研討了都不下於3次。”劉貴榮介紹,在審判中,邛崍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援助律師、四川眾旺律師事務所律師趙敏作為黃茂生的辯護人。趙敏給出一份證明顯示,現年40歲的黃勇軍曾在1991年因盜竊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黃勇軍本人歷年對社會危害性較大,而黃茂生一貫表現良好,請求從輕處理。”同時,趙敏提出,黃茂生並沒有故意傷害他兒子,只是想教訓卻誤殺了他,應當認定為過失致人死亡罪。然而,這一辯解意見被法院駁回。於9月23日第一開庭,鑒於案情複雜,法庭並未當庭宣判。昨日判決時,法院最終認定老人犯故意傷害罪,並根據證據,在考量情節後,依法做出了緩刑判決。
  □法官釋法
  被害人有嚴重背離道德行為
  法院認為,黃茂生刺殺黃勇軍致其死亡,已構成故意傷害罪,應予刑事處罰,由於其已滿七十五周歲,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而被害人黃勇軍有侵犯被告人黃茂生合法權益和人身安全等嚴重背離道德的行為,對事件的發生有明顯過錯,對被告人黃茂生可酌情從輕處罰。此外,黃茂生認罪態度良好,介於平時一貫表現良好。事發後,斜江村200多名村民自發簽名,對其量刑也有一定的參考。
  根據被告人黃茂生的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被告人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且被告人黃茂生系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依法應當宣告緩刑。
  □對話老人
  不後悔殺子 只恨沒管教好
  昨日,法庭判決後,華西都市報記者在法院羈押室與黃茂生有短暫的交流。
  華西都市報:你對自己當時的行為後悔嗎?黃茂生:不後悔,他長期打罵我和孫子,實在忍不了了。
  華西都市報:有想過兒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黃茂生:其實和我的管教有關係。我老婆死得早,我一個人帶6個娃娃,管不過來,就放縱了他的一些壞習氣。長大了,我又管不住了。
  華西都市報:這次判了緩刑,有想過以後怎麼辦嗎?黃茂生:我也沒想好怎麼辦,先把茶鋪繼續做下去吧。
  【悲情】這杯苦酒是怎樣釀下的
  昨日下午,記者來到了黃茂生位於斜江村的家,試圖找出這場家庭悲劇背後的某些因果關係……
  住家/村裡唯一的破敗的木房
  村民們聽到黃茂生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緩刑四年,下午辦完手續就可以回來時,上百位村民聚集在了黃茂生的門前。“真的很高興,好像是過大年一樣高興!”對於這樣一條好消息。黃茂生的老鄰居王二斌嘴角露出了微笑:又可以和老黃喝茶打牌了。
  記者看到,這個近千戶的村莊,幾乎家家戶戶都蓋有兩層以上的樓房,唯獨黃茂生的家還是一間破舊的老式木房。記者走進屋內,房子儼然像一個危房,裡面暗淡無光,白天都需要打電筒才能看清。
  這個只有兩間房間的破爛木屋,裡面堆積了很多竹椅,還有一輛三輪車上堆滿了柴火。這裡住著黃茂生、黃勇軍以及孫子三人。村民告訴記者,平時孫子跟黃茂生睡,黃勇軍自己獨住一間。記者在桌子上,還看到了一瓶吃剩下的“老乾媽”辣椒醬,平時黃茂生基本每天只有伴它下飯。
  父親/老實巴交常被毆打辱罵
  在村民的眼裡,黃茂生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村民們說,黃茂生的大兒子搬走後,他就一直和小兒子黃勇軍以及孫子一起居住。
  在祖孫三代的這個家裡,父子的關係顛倒破裂了。黃茂生對小兒子十分不滿,老人說,小兒子過去經常打罵兒媳,最終迫使兒媳離開,至今都沒回來。此後,小兒子又經常打罵老人,基本每個星期至少打四五次,甚至有時不准老人吃飯睡覺。
  如今,孫子已經十歲,在兒媳離開後,兒子黃勇軍幾乎沒有管過小孩。鄰居們常常看到,老人獨自帶著小孩坐在門口,黃勇軍醉醺醺的回來,老人和孩子都少不了受到一頓打罵。
  兒子/好吃懶做曾因盜竊入獄
  在村民們眼中,黃勇軍一開始只是個普通的農村青年。“他媽媽死得早,後來發現他有點小偷小摸,大家漸漸不想和他接觸了。”村民們說,黃茂生的妻子死得早,黃茂生有4個女兒,兩個兒子,一個人根本帶不過來,靠著一個人賣掃帚,好不容易賺錢,把孩子都拉扯大,就這個小兒子沒出息。
  1994年的時候,黃勇軍因為盜竊入獄。出獄後,父親幫著他娶了媳婦,沒想到媳婦又他被打跑了。黃勇軍的性情變得更加暴躁。“他不幹活,每天還要求吃好的。”村民說,黃勇軍好吃懶做,經常找老人要錢,哪怕老人身上有一元錢都要拿走。如果老人不給就又打又罵。
  “他死了活該!”村民告訴記者,社區每個月都要上門調解五六次,有時派出所來人,將黃勇軍帶到所里教育一下,但他回來後,隔幾天依然打罵老人和孩子。□編後
  不堪受虐,出於義憤而手刃逆子,鄉鄰聯名求情“從輕發落”……像黃茂生老漢這樣的案例總給人似曾相識的印象,老如戲文。
  實際上,若將“殺逆子”作為關鍵詞進行網絡搜索,不計其數的“黃茂生案”讓人驚心。他們的起因,過程,結果,如此雷同,絕非虛構。
  編者從中也註意到,這大大小小的“黃茂生案”,無論東西分佈南北,且多發於農村。
  大學者費孝通曾提出,在“禮治秩序”里,中國社會既不是法治也不是人治,而是禮治。他說的是“鄉土中國”。但在現代化進程中,“禮治”所仰仗的宗族、鄉約,凡此種種均已式微。如何實現“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社會願景,而非一再的子不孝而血案不絕,當是一張張紅指請願信後更為人思慮的事情。
  邛法宣華西都市報記者李秀江攝影張磊  (原標題:子虐父 父殺子 兩百村民求情判三年 緩四年 法庭反覆考量)
創作者介紹

屏風傢俱

ae01aetfv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